圖:(大合照)台大醫院皮膚科蔡呈芳與廖怡華教授提醒,化膿性汗腺炎的早期結節症狀容易被誤認為青春痘,但兩者的形成原因與診療方式都不同。

(記者孟倩玉報導 ) 南韓明星李洪基日前透露罹患化膿性汗腺炎長達18年,臀部病灶疼痛潰爛流膿,隨身攜帶10件內褲,不得已中斷工作卻被誤會耍大牌,並因此動過8次手術。在台灣,也有翁姓工程師因鼠蹊部和股溝的大面積痘痘腫痛流膿,坐立難安,天天包尿布上班,四處求醫不見「怪病」好轉,一度對醫療失去信心。

有鑑於化膿性汗腺炎的疾病資訊缺乏,病友常有延遲診斷治療,甚至因為散發異味被貼上「不愛乾淨」、「不衛生」等標籤的情況,臺灣皮膚科醫學會集結多位皮膚專科醫師學者的意見,領先亞洲各國,編纂出《化膿性汗腺炎臨床診療共識建議》手冊,幫助民眾與醫護人員瞭解疾病,及早正確診療與照護。

臺灣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皮膚部主任 蔡呈芳教授表示,化膿性汗腺炎(Hidradenitis Suppurativa,簡稱HS),是一種慢性且反覆發作的發炎性毛囊疾病,病灶通常發生於腋下、頭皮、臀部、腹股溝、肛門周圍及生殖會陰部、女性乳房間和乳下等特定部位,且6個月內有2次以上有反覆發作的疼痛結節,嚴重者病灶處會不斷滲出膿血而產生異味,甚至形成皮膚瘻管,就像下水道一樣互相連通,輕輕擠壓單顆膿皰就會引爆周邊膿皰破裂膿液滲出,一般引流手術無法根治。

臺灣皮膚科醫學會理事、臺灣大學醫學院皮膚科廖怡華教授,同時也是《化膿性汗腺炎臨床診療共識建議》的總編輯。她說,「病識感低」與「不易確診」是目前化膿性汗腺炎的兩大困境,除了早期病灶容易與青春痘混淆,病友也常因發病部位較私密,不好意思就醫、向醫師完整說明,導致無法及早正確診斷。研究顯示,化膿性汗腺炎病友從發病到正確診斷的時間,平均延誤7.2年。

前述翁先生便是延誤診斷的典型案例。年約50歲的翁先生,7-8年前鼠蹊部和股溝突然冒痘痘,最初每次只會冒出2到3顆,使用治療痤瘡的抗生素後就能好轉,因此不以為意,沒想到COVID-19期間,病況一發不可收拾,相同部位的痘痘開始「連成一條線,甚至延伸到整個面」地瘋狂冒出,大片痘痘的腫痛、流血和組織液更是多到將衣褲浸濕,不得不穿紙尿褲,後期更讓翁先生幾乎失去好好坐著與行走的能力。翁先生最後在自己上網找線索、諮詢醫師與接受相關檢驗後,證實困擾多年的怪病就是化膿性汗腺炎,而後轉診台大醫院,經醫師評估在生物製劑與手術後穩控病情,重拾生活與工作樂趣。

廖怡華教授表示,化膿性汗腺炎無法根治,但依照疾病嚴重程度,給予一般照護、局部治療、全身性治療與外科治療,都有助治療達標,減少病灶疼痛,避免疾病惡化、復發與進展,進而改善生活品質。

對此,專家呼籲民眾若在腋下、胯下或臀部等皮膚特定部位,出現數個反覆化膿、豆狀大小的紅色結節或合併痛癢感的痘痘,都要小心可能是化膿性汗腺炎的早期徵兆,應盡快至皮膚科檢查,並於確診後及早正確治療,以控制發炎,避免疾病惡化。